专访乐山孝志:想为中国足球培养出好苗子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国际化的深圳,能够包罗全世界各地有梦想的人在这里打拼。

市区的一家星巴克内,一名日本人紧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不时的敲击几下键盘,据店员说,他是这里的常客,总是点上一杯咖啡,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认真的工作一个上午。

而这名日本人,就是乐山孝志。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和乐山孝志约好了11点见面,本着尊重的想法,提前到了半小时,却看到乐山已经在那里工作了许久,而后也就有了和店员的那段简短的询问。

其实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日本足球早就不再有任何神秘,毕竟每当有大事小情,日本足球总会以各种方式霸占中国足球圈社交网络一段时间,这已然是常态。

这次谈话的主题也很简单直接,聊聊乐山孝志自己的职业生涯,谈谈日本足球以及中国足球。

「“我和别的日本球员不一样”」

出生于富山县的乐山孝志,成为了第一批80后狮子座日本孩子,而他出生后的2年,火遍全世界的《足球小将》诞生,而这部动画片在当时席卷了整个日本,乐山孝志也成为了被影响的初代日本少年。

“我喜欢三杉淳。”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在万众痴迷大空翼的潮流中,乐山孝志却坚定的喜欢着三杉淳,理由也很简单。

“他有心脏病,为了踢球克服了太多困难。”

“我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我来到了中国。”

2010年,还在广岛三箭的乐山孝志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离开日本。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乐山找到了自己的经纪人:

“我想去没有日本球员去过的联赛,有推荐吗?”

“俄罗斯、中国、法国…”

“就第一个了!”

就这样,乐山踏上了前往希姆基的航班。

初到俄罗斯,异域风情倒是让乐山有些小小的兴奋,希姆基坐落在莫斯科,首都的生活倒没有太多不方便,印象最深的一点,则是物价很贵。

另一方面,俄罗斯的语言也成为了一个困难,“他们会英语的不是很多,俄语也很难学,我学过一点,就是名词的阴阳性,但是那些字母我都不认识。”算得上语言天才的乐山,在俄罗斯碰了壁,“语言是很重要的,要是沟通不了,场上的问题怎么办,要是队友不信任不给球怎么办。”

在俄罗斯的时间并不长,时任教练组下课,乐山也随着球队的动荡选择了离开,随之结束了半年的俄罗斯之旅。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下一站,乐山从剩下的没有日本球员的联赛进行了挑选,最终决定和以前的队友卷诚一郎一起投奔由前日本国家队主教练特鲁西埃执教的深圳队,而他这一来,打破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日本球员0加盟的局面,而乐山一下子也在中国就待了8年之久。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因为语言而职业受挫的乐山,在来到中国时就下定决心先把中文学会,而如今他的中文已经非常棒,除了口音外,已经和普通中国人别无二致。

“我和老婆一起自学的中文,就看电影、电视剧。中文并不容易,但是可比俄语简单,因为中国字我们日本人看的懂啊!刚来的时候,所有东西虽然听不懂,但是遇到汉字了,我们总能猜出什么意思。”

出于对中国的喜爱,乐山孝志不仅将自己的挂靴战留在了深圳,更是在退役之后开了自己的“乐山足球塾”继续为中国足球培养新的足球小将。

2018年9月8日,乐山孝志的老东家深圳足球俱乐部对外一纸官宣,乐山再次加盟登陆中国时的那支球队,而这次身份不再是球员,而是深圳队U15梯队教练了。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对于乐山来说,这份工作更是一份新的挑战。

与在自己开的足球培训机构不同,在这里,还要面对更多的挑战,而他每天都会认真的为梯队的小球员们制定更殷实的训练计划。

「“有些足球的事,中国人还理解不了。”」

在中国联赛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亚洲籍外援我们经常能见到韩国球员,而这么多年下来,效力过中国联赛的日本球员人数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这个问题很多球迷甚至是业内人士都想过,然而得到的答案也都不尽相同,而深谙两国足球的乐山,可以说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好人选:

“这方面,不少中国人应该还理解不了。”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中国和欧洲一样,足球和教育是分开、脱节的,在日本足球是和教育一起的,虽然中国也有(编者注:这里指足校),但和日本还是不一样。”

“在日本,选择踢球的孩子是因为兴趣,他们也可以选择别的什么东西去学习。在上升的每一步,都会有很多人不踢了,既喜欢足球又踢的好的,他们会做为职业继续踢球,追求更高的东西。”

“日本有非常多的球员离开日本踢球,欧洲工资其实不比在日本国内高,如果水平很高的联赛多,有比赛机会的话,很多日本球员就去欧洲了。”

“中国的工资真的非常高,所以还很少有日本球员来踢球,确实说明钱在日本球员心中并不是排在第一位。韩国球员他们要服兵役,职业寿命比较短,而且我们的足球发展过程也不一样,他们来中国也很正常。”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绝大多数日本球员会为了自己的发展选择去更高水平的联赛,哪怕薪资待遇差不多,他们也会优先选择去欧洲,而我的思维不太一样,我就是想来日本人没来过的联赛看看,我就来了。日本人的家庭基础的东西都有,所以大家几乎要的都不是物质方面的东西。”

「“足球是文化,需要从小培养。”」

亚冠联赛中,即将对垒中国两支航母级球队的日本球队分别是浦和红钻和鹿岛鹿角,和上海上港、广州恒大不同的是,浦和与鹿岛的主场都不在日本的核心城市,甚至鹿岛主场只是东京以东的一个偏远渔村,唯一和外界连接的公共交通方式也只有大巴。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但地方小,俱乐部却是当地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在日本,大城市生活节奏快,娱乐活动也多,但是在乡下不一样,大家对热爱的东西投入会更多。”乐山孝志说道。

“虽然日本的一些城市看上去很小,包括我出生的地方,这些地方能够非常好的普及足球的文化,让附近的居民都慢慢参与到足球中,他们也会邀请一些老人等免费去球场看球,平时俱乐部也会安排球员到学校这样的地方进行活动,也是出于对本地居民的尊重,所以他们有很多的拥趸,喜欢足球的人也越来越多,踢球的人也越来越多,最后就形成了现在这样。”

“中国也有这样的活动,很少,可能一年就一两次。而且因为文化也不一样,日本很多这种活动,球员们很愿意参加,但是中国球员其实不太愿意这些活动。”

“当然,这些仍然需要从小培养,中国足球在这方面还需要一些时间。足球文化就是要从小培养,另外,在欧洲联赛,不少业余球队都有自己的场地,日本的情况也算不错,但是在中国就很难。”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现在乐山孝志自己的足球培训机构已经有了290名学生,成立乐山足球塾初期最让他头疼的一个问题则是场地问题。

如今寸土寸金的深圳,在市区想找一块合适的场地做小孩子足球培训是越来越难,曾经新闻中也不止一次提到深圳市区的球场关停转作他用,乐山足球塾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我们的家长和孩子都住在市区,我们不能把场地选在比较远的郊区,那样愿意来学足球的孩子会越来越少,因为家长也很不方便。”

“总之,还是要给中国足球一些时间的。”

「“我一不是为了赚钱,二更不是神经病。”」

如果说中日之间不存在偏见,那着实是自欺欺人。

乐山孝志决定在中国做足球那一刻开始,在日本的朋友就总会时不时的抛来一些疑问,而乐山觉得,自己和深圳这个城市非常有缘分,他并不后悔在这里扎根。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我当初来到深圳之后发现,这里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后来还有很多日本人说我神经病,那是他们没有来过中国,更没有来过深圳,我们必须认识到,现在的中国人和以前非常不一样了,思维也变得不一样了。”

“我跟我的朋友们说了,有机会一定要来深圳看看,如果可以,以后我也会邀请他们来,我相信,他们只要到了这里,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留在这里。”

“现在中国人的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出过国的人或者家庭都有了很大的转变,当然,我也能看到,也有一直留下的人还固定在自己的那个思维中。所以,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应该走出去多看看世界,开阔了视野,才能有更好的改变。”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

“我在这可不是为了赚钱,哈哈,如果为了赚钱的话,我早就可以选择其他事情做了。”

当下,乐山孝志也有一个自己的小梦想:

“我带的孩子里出来好苗子,到时踢出来了或者拿了什么奖,那我吃饭喝酒都很开心。”

专访乐山孝志:我想带出个中国足球的好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