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阴阳尸》——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 紫气

  就在这个时候,在河的对面,我大哥慢慢的走了过来,就站在对岸看着我们,陈青山看到我大哥之后给我大哥打了个招呼,接着对这个胖子道:“胖爷,他就是孙仲谋,叶子的哥哥。”

  胖子看向了我大哥,我大哥也在看他,他们两个似乎隔着案对视一般,过了一会儿,大哥对我们这边笑了笑,也没说话转身就走了。

  “喂,哥们儿,晚上胖爷我要找这河里的东西要个人,你要不要来看看?”胖子对着我大哥的方向叫道。

  大哥回头看了胖子一眼,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穿过前面的林子,他的身影就再也看不到了。

  “胖爷,叶子他大哥不太爱说话,就是这么个人。你晚上要找河里的东西要人?”陈青山问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王老太做了本地的法官,理应死后有一魂一魄跟着城隍修行积攒阴德,但是因为这王老太得罪了这河里的东西,整个三魂七魄都给这河鬼给拘了过去,本地城隍是个窝囊废竟然不敢去要人,胖爷既然来了,总要给这王老太主持公道的。不过胖爷想不明白,王老太就帮着处理了一下那个痴傻女人诈尸之事,咋就得罪了这河里的东西了?而且还敢拘魂魄过去,这得是多大的仇怨?”

  胖子说的话跟讲天书一样,城隍爷在他口中都成了窝囊废了,陈青山吓的不轻,他问道:“胖爷,河里的东西,是河神吗?”

  “河里就只有河神吗?还有河妖呢!”胖子冷笑道。

  我这时候张嘴问道:“胖爷,看您说话,似乎不把城隍爷放在眼里,那好歹是冥司的神啊,你烧给城隍爷的那张符是什么东西?”

  “贼王兄弟,这你就不懂了,不是胖爷我不把他放在眼里,而是胖爷的师门比较特殊,算了,这玩意儿没办法跟你说,至于胖爷烧给他的,那叫拜帖,类似名片之类的,胖爷跟他报了身家山头,他自然是要出来见面的。”胖子道,说完他打了个哈欠道:“容胖爷我回去补个觉,晚上让你们见识见识。”

  我跟陈青山对视一眼,其实到现在,胖子说话的真假我们都摸不清楚,只是感觉他这人说话有点满口跑火车的意思,也不知道到底信还是不信,不信吧,他似乎真有本事,信吧,他有时候说的又太过夸张了点。

  陈青山把胖子安排在了村委会住着,胖子爱吃橘子,他还买了一百多块钱的橘子给送了过去,把那卖橘子的都吓到了,还让村东头的饭店给胖子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我们分开之后,我直接就再次的骑车去了三里屯,找我大哥,其实现在大哥非常的清闲,清闲到我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在拿着锄头在院子里锄地,看样子是要自己种菜,看到我过来,他放下了锄头道:“走,进屋聊。”

  到了屋里我对他道:“今天那个胖子,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身后有紫气,看来师出名门,有点道行。”大哥说道。

  “紫气?我怎么没看出来?”我愣了一下。

  “你看出来就奇怪了。”大哥微笑道。

  我一想也是,这就叫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还一直怀疑这胖子是胡吹大山的,既然大哥说他有道行,那就是有本事。

  “唐人杰找来的,说是帮陈青山处理傻子的事情,不过这胖子说了,他就是来这里找你一比高下的。大哥,有没有把握?”我试探性的问道。

  大哥拿起杯子,笑了笑道:“没事儿。”

  大哥的语气依旧平淡,我看了看大哥,发现这个忽然来的胖子跟大哥完全是两类人,胖子语言嚣张跋扈说话毫不留情,但是大哥却异常的沉稳,我都差点明说了这个胖子可能是唐人杰派来找麻烦的,却发现大哥的情绪似乎一点都没有波澜。

  这到底是性格使然,还是真的底气十足?

  “这胖子的师门好像挺厉害,城隍爷他都不放在眼里,他把拜帖一递,对城隍爷都吆五喝六的,你小心点,还有,他今天晚上说要找这河里的东西要个人,就是当年帮过陈石头之后投河死的王老太。”我道。

  “哦?”大哥正了正身子,终于表现出有兴趣的样子。

  “有点意思。”大哥笑了笑,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暗中有布局有计划想要找出杀咱爹的凶手,我是害怕这胖子来把你的设计都给打乱了。”我看着大哥道,其实我总想从大哥这边套出更多的东西出来。

  大哥摆了摆手道:“没事,这个胖子有点不着调,不过刚好需要这样一个人把这水给趟浑了,越乱就越好。”

  大哥的话说的滴水不漏,我也没套出什么话来,我点上一根烟,翘着二郎腿,我在犹豫我来找大哥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但是我却在犹豫我要不要问。

  最终,我摸了摸左肩膀问大哥道:“大哥,我这左肩膀总是疼,疼了一二十年了,医生也治不好,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大哥看着我,一脸似笑非笑的笑意。

  “你笑啥?”我问道。

  “那个胖子告诉你的吧,你左肩的魂灯灭了?”大哥直接一口拆穿了我,以他的聪明,能马上看透我想说的话也是正常。

  “这么说他说的是真的了?我左肩的魂灯真的灭了?他还说我现在是年轻,过些年年纪大了这胳膊估计都要废了?你早些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惊道。

  大哥看了看我道:“别慌,我不会看着你废掉的。只是你的这盏灯,现在还不是点上的时候。”

  “那要等到啥时候?”我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叶子,你什么都不用怕,你记住一点,我是你哥,亲哥。”大哥对我说道。

  我鼻头一酸,点了点头,话已至此,我还需要说什么?

  临走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大哥道:“大哥,你说的傻子的事情已经有高人插手,是不是说的胖子?”

  大哥摇了摇头道:“不是。”

  “是不是一个画着一个脸谱的人?”我问道。

  大哥的脸色忽然一变,他瞪着眼睛问我道:“你看到他了?”

  “恩,昨晚,他跟在傻子后面,被韩雪用摄像机拍下来了。”我站住了身形道。

  大哥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点了点头道:“没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我没再多问,因为我知道,他不愿意说的东西,我问也是白搭。

  ——从大哥那里回来之后,我就去了学校找韩雪,不得不说,从这件事开始之后事情复杂的让我头晕,但是同时我也收获了不少,不仅我的生活变的更加的充实,我跟韩雪的关系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韩雪说要坚强还真不是空话,虽然昨晚傻子依旧找来,但是今天韩雪的情绪已经不同于昨天的低落,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许多。趁着学生们课间的时间,我对韩雪说了陈青山找了一个胖法师来的事情,我道:“这个胖子是唐人杰介绍过来的,因为一些事我跟唐人杰之间有点不愉快,所以就没把一些事情告诉他,比如说昨晚我们拍到那个带脸谱的人的事,我准备再看看再说,今晚胖子要做法招魂,你要不要看看?”

  “行,不过不会跟陈青山上次找的那个道士一样是个骗子吧?”韩雪道。

  “不会,这个胖子是有本事的,我大哥都说了他有道行那肯定错不了。”我道。之所以叫韩雪过去,其实是想让她知道村里有个高人,起码这样可以让她有点安全感,这就好比你被罪犯追刚好知道旁边有警察一样。

  ——有些事情就是一传十十传百,陈青山对村里的几个干部说了胖子的事情,几个干部又对家里人说说,这样一来,很快大半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晚上胖子要找这洛水河里的河妖要王老太的亡魂,就是要为当年惨死的王老太报仇,至于说河妖是什么东西,村民们很好理解,那自然是住在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了。

  下午的时候,我难得清闲,就在家里晒晒太阳补个觉,因为这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可是我想睡觉的时候总是不得安宁,刚睡着我妈就把我叫了起来,我睁眼一看,柱子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我的对面。

  柱子叔看我醒来,对我妈笑了笑道:“金枝,你去忙吧,我跟叶子说几句话。”

  我妈点了点头道:“你俩唠,我去摘点油菜,你等下别走了,就在家里吃饭,吃完饭再去看热闹。”

  柱子叔点了点头道:“好。”

  看着柱子叔跟我妈的对话,我其实多希望柱子叔就是简单的柱子叔,自从那天交谈之后,柱子叔这两天有意躲着我,可能是怕尴尬把,我也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再也难回到从前了。

  “叶子,你去跟那个胖子说说,别让他瞎闹了,那河里的东西动不了,惹怒了他,整个村子是要倒大霉的!”柱子叔道。

  “这话是你说的,还是那个人叫你来说的?”我问道。

  “哎,叶子,这重要吗?”柱子叔道。

  “这事我管不了,人不是我找来的,现在就算我跟陈青山去找那个胖子也拦不住他了,那胖子脾气古怪的很。”我道。

  柱子叔苦笑了一下道:“好,但愿不要出大乱子,十二道鬼窟这么多年没人敢动,不是没有原因的。”

  说完,柱子叔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饭也不在家里吃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忽然感觉,柱子叔老了。

第二十章 胖子做法

  天色近晚的时候,洛水河傻子与王老太落水的地方已经围满了人,看热闹的人跟小时候谁家放电影去看的人都要多,而我在吃完晚饭之后就被陈青山叫了过去一起去找胖子,这个胖子说话阴损,陈青山一个人是真的扶不住他,到了村委会之后刚好发现这个胖子在吃晚饭,我跟陈青山都被这个胖子的饭量深深的折服,七菜一汤,盘盘精光,还加上大半桶的竹筒米饭,吃完后,胖子打了一个饱嗝道:“咱们走吧。”

  陈青山看着胖子这一身打扮道:“胖爷您不需要准备准备?”

  “多大点事,还需要准备?走,今晚就让你见识见识胖爷的手段。”胖子说道。

  我也没说话,只是感觉这个胖子跟我印象中的道士那一类人不一样,印象中的这种人应该是跟太极观中的那个骗子道士一样,起码长的一身出尘气息,再加上各种道家的法宝,其实说白了,就是跟林正英的僵尸片里的道长一样,可是这个胖子,不仅人说话阴损,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丁点的仙人风范,哪个仙人们得有两百斤出头?

  到了河边之后,大家伙看到我们过来,也都知道我跟陈青山陪的是谁,都纷纷的起哄,胖子虽然长的吊儿郎当,但是明显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看到这么多的村民们丝毫的不怯场,有种巨星出场的风范,他走到了河边,摸了摸河里的水,又沾了点水在嘴巴里尝了尝,道:“看来水里的这玩意儿在等着胖爷呢,村长,让村民们看热闹的都退后一点。”

  陈青山点了点头道:“行。”

  “青山,这位是?”就在这时候,三爷爷拄着拐杖走了过来,看着胖子问道。

  “三叔,这位胖爷是城里来的大师,帮咱们处理那个事儿的,上次我忘了跟您说了,那个太极馆的道士就是个坑钱货,那事儿压根儿就没解决。”陈青山道。

  “我估摸着就是,但是处理傻子的事,来这河里干嘛,我怎么听大家伙说,这小友是来处理王老太死的事情的?”三爷爷道。

  “这话三言两语跟您老人家说不通。”陈青山挠了挠头道。

  三爷爷对陈青山摆了摆手,对这个胖子说道:“这位小友,青山跟小叶子都这么信任你,说明你是有真本事的,你们年轻人要做的事我老头子老了不管,不过老头子事先要跟你打个招呼,以免横生祸端,这洛水河里有河神,你千万不可惊扰了河神的清静。不然大家都要大祸临头。”

  “这位大爷,不是胖爷我,不,小胖我说你,如果真是河神,能有那么小气?仙规诫律那么严格,能动不动就让百姓大祸临头?您呢就放心吧,指不定今天晚上小胖我就可以让你看看这河神的真面目。”胖子说道。

  三爷爷看了一眼胖子,也没说话,之后胖子一个人坐在水边,陈青山和三爷爷一起去维护村民们的秩序,而我这时候发现韩雪已经来了,就跟他站到了一边,等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到处都是手电光在晃,在人群中,我忽然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顺着目光望了过去,发现是柱子叔他在看着我,他叼着烟,依旧是一脸的沧桑。

  我对他笑了笑,还是那句话,随着我妈年纪越来越大,就算他们俩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也不想让我妈失去这个朋友,毕竟这近二十年来,柱子叔对我家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上大学的学费都是柱子叔从建筑工地上一块砖一块砖的搬来的,所以我绝对不想跟柱子叔之间的关系变的生疏。

  “好了好了,大家伙肃静啊,想必大家伙都知道今晚胖爷我要干啥,等下大家该看好就看好,别大声说话,等下要发生的事估计是玄乎了,但是大家别怕,有胖爷我在,什么事儿都没有!”胖子说道。

  胖子说完,周围竟然响起了掌声跟口哨声。

  这时候的胖子挥了挥手,往下一压,周围马上就变的一片寂静,这气派还真的像是一个国际巨星,大家伙肃静之后,胖子拿出了王老太的银手镯往地上一放,他从怀里掏出了今天在何仙姑那边拿的黄纸朱砂,铺在地上画起了符来,胖子总共画了三道符,画完之后丢在了空中,他对着河面道:“咒语也懒得念了,想必胖爷想干啥你也知道了,身为妖孽却害人性命,更拘禁人间法王亡灵,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别逼你胖爷出手。”

  胖子说完,他丢在空中的三道符咒刚好落入水面之上,说来也奇怪,这三道符本来好好的,但是在落到水面之后,忽然在水面上燃烧了起来。

  单凭这一手就镇住了不少村民,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胖子和水面,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这三道符咒燃烧的很快,只是一瞬间就化为了灰烬,只是在化为灰烬之后,却有三道红光在水中激射而去,我们用肉眼就可以看到,三道红光像是三把光剑一样在水中穿梭,穿到水面的更深处,直到消失不见。

  就在我以为要完的时候,忽然听到,在洛水河的下游,离我们这并不远的三里屯那边,响起了三声巨响。

  这三声巨响,如同是有人在那边炸鱼一样。

  我看了看柱子叔,发现他一脸的紧张,眼睛瞪的很大,但是他的眼睛看的却不是水面,而是天空。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不由自主的抓紧了韩雪的手,今夜本是漫天星星挂满枝的天气,但是在这三声巨响之后,三里屯段洛水河,也就是十二道鬼窟的上方,忽然一朵乌云几乎遮天蔽日,并且黑云还在移动,似乎要笼罩整个夜空。

  “雪儿,要不你先回去?”我对韩雪说道。

  “回去干嘛?”韩雪愣了一下道。

  “你看天,电视上一般这么演的时候,都是盖世大妖要出来了!”我道。

  “天山童姥还是山村老尸啊,我感觉这个胖子挺厉害的,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真正的高人做法,我才不走。”韩雪嘟着嘴道。

  我一阵无语,只能祈祷这个胖子真的可以主导整个局面,大哥说胖子来是搅局人,局势越乱对我们就越有利,我看不清楚到底有利在哪里,只是感觉如果这个横空出现的胖子真的能解开部分答案,其实也是解开我心中的很多死结。

  大家渐渐的发现了那朵黑云,感觉更加刺激的不少,不过也不乏胆小的人不敢再看,村民们一下子少了一半,而这时候的胖子负手而立站在河边,他抬头看着天,一幅一切尽在掌握的派头。

  黑云很快侵蚀的伏地沟上方的天空,繁星也被黑云所掩盖。

  就在这时候,洛水河中,忽然水面翻腾,翻腾之中由远及近,我不由的再看柱子叔,因为我想起了他那天的话——河中如同是有一条大鱼一般。

  此时的情况就是如此,似乎有一条河中巨兽在水中快速的移动,从三里屯十二道鬼窟的方向朝着这伏地沟激射而来。

  “河神来了!”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句,之后四散奔逃者大半。

  韩雪抓着我的胳膊,整张小脸写满了紧张兴奋和好奇,三爷爷跟陈青山站在一起,也是看着水面一脸的凝重。

  这响声,终于到了岸边。

  我听到了水中咕噜咕噜的响声。

  胖子依旧是站在那里,不过他开始动笔,写第四道符,胖子画符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完成一道看起来非常繁琐的符咒,他把符咒丢网了空中,这一道符咒在丢到最高点忽然燃烧,绽放出刺眼的光。

  并且此光就定在那里,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

  小太阳的光,虽然无法驱赶遮天的乌云,但是却也把胖子跟前的水面照的通明。

  这时候,我看到,水面上,渐渐的浮起一口棺材。

  石棺,棺材之上,画着奇怪的花纹。

  石棺就这么,漂在水面之上。

document.write(">>>>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