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花途(叶凡)全本,医道花途小说试读

第3章打脸

  沈铁鹰,华夏商界跺一跺脚能让资本市场上抖三抖的人物,此刻却泪眼朦胧,他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仿佛一松手,宝贝女儿就会走掉一般。

  “老爸,我怎么了?”沈美怡感觉身体在一瞬间变得精力充沛,浑身舒爽,挣扎着坐了起来,皱着秀眉问道。

  如果沈美怡在瞬间苏醒,已经让他们足够震惊的话,那么,她此刻跟没事儿人一样坐起来,已经让他们目瞪口呆瞬间石化了。

  这种诡异的人头疮,疑似新型带状疱疹病毒寄生,不但让病人承受肉体的痛苦,还饱受精神的折磨,对病人精气神的消耗非常恐怖。

  他们眼看着沈美怡一天天变得消瘦,浑身无力,最后昏迷。但是,经过叶凡的医治,沈美怡仿佛瞬间给注入了无限的精气神一般,整个人焕然一新。

  “你得了一场重病,昏迷了四十天,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多亏了叶神医!”沈铁鹰感激地看了一眼叶凡,说道。

  胡青云精明得很,立刻打起了小算盘。

  沈美怡是公众人物,这些天吸引了无数媒体的眼球,叶凡能治好沈美怡,就一定会有过人的曝光率。

  自己要是能和他搞好关系,说不定叶凡也让他露露脸。

  “叶凡,不愧是系出名门,果然出手不凡。你挽救了沈小姐的生命,也为医院争得了荣誉。我代表院领导层、全体职工向你表示诚挚的祝贺和感谢。”胡青云走到叶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脸笑意地说道:“刚才我的观念保守了点,但是,你也要理解。毕竟你还没有独立承担过医疗任务,我也是为了沈小姐的安全着想……你还要多多包涵啊。”

  马垂章作为院长,却不显山不露水地站在人群中,而胡青云却冲在最前面,可劲表现。

  这一幕被叶凡看在眼里,心中暗叹,有些人只等你开花结果后来摘果子,有些人却永远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你。

  “我是阿猫阿狗,庸才废材,不给医院抹黑就不错了,可没敢想着为医院增光添彩。”叶凡毫不客气地拨开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冷冷说道。

  “你——”

  “我是马院长假公济私弄进来的,我的成绩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全靠马院长毫无原则啊!”叶凡看着胡青云那一张脸变成猪肝色,继续打脸。

  “这——”

  胡青云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可是,却无法出言反驳。

  的确,刚刚他是坚决反对叶凡出手治疗的。不过,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没想到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

  沈铁鹰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关节,站起身来笑着拉着马垂章的手。

  说道:“马院长,多亏你慧眼识珠啊,要是没有叶凡,恐怕美怡就……我要感谢叶凡,也要感谢你。这样,我把仁爱医院的股份送给你和叶凡,各百分之五。聊表寸心。”

  “股份,我不会要的。如果你一定要给,就给马院长吧。”叶凡笑着说道。

  老马罩了自己那么多年,就把这几百万当作回报吧。

  胡青云简直要吐血了,仁爱医院资产上亿,送给他百分之十的股份,这就是一千多万啊。

  而且他要进入董事会,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吗?

  “这……这可使不得啊!”马垂章心中喜悦,但他一向淡薄名利,推脱着说道,“医者仁心,救死扶伤乃是我们医者的本分。我怎么能接受……”

  “既然叶凡不要,你再不要,就太不给我面子了。”沈铁鹰微笑着说道,“对了。稍后我们公司会安排新闻发布会,请马老和叶凡务必出场。好吗?”

  马垂章点了点头,欣然答应。叶凡却说道:“我就算了,虚名,都是浮云。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做一个小医生。”

  沈铁鹰看着叶凡说话不像做假,不禁心中更为欣赏,笑道:“好,小伙子。年纪轻轻却有这么一副超脱的心态,很好。”

  沈铁鹰待人接物一向严酷,他这一连说了“好”、“很好”几个字,不禁让胡青云对叶凡又嫉妒又羡慕。

  沈铁鹰再次问道了女儿的病情,问道:“叶凡,美怡现在算是痊愈了吧?以后会不会复发呢?”

  “基本痊愈了。但是,胸口处因为长过人头疮,还是有一些气血不畅,需要推拿按摩一段时间,才可以完全消除血瘀。”叶凡微笑说道。

  叶凡怀疑有人养蛊、下咒,但是,他却没有十足的证据。再说,他们正沉浸在大病初愈的欣喜中,他也不想扫了他们的兴致,所以,就没有说明。

  “那就由叶凡负责后续的康复治疗。沈董事长您认为怎么样?”马垂章一直存着提携叶凡的心思,治好了沈美怡这种名人,可以给叶凡带来极大的个人声誉,他自然毫不客气地推荐叶凡。

  “嗯,我对叶医生的医术很有信心。我相信你也不会让我失望的。”沈铁鹰微笑着拍了拍叶凡的肩膀,仿佛把自己的嘱托和希望放在叶凡身上。

  “我一定不负董事长厚爱。”叶凡说道。

  沈铁鹰满意地点点头,安排了几件事,就带着马老等人去召开新闻发布会。

  叶凡回到办公室,坐在座位上,皱起了眉头,思索这一场变故。

  在修真大陆的时候,叶凡是丹药符箓派的修真者,已经达到了渡劫阶段。

  而刚刚在给沈美怡治疗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现在的修为一落千丈,只有了练气一层。

  更为恐怖的是,叶凡已经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灵气甚为稀薄,恐怕自己的修为难以提高。

  叶凡决定尽快适应这个世界,他打开电脑,风速浏览着各个门户网站的新闻,下班之前,他把办公室内所能找到的报刊杂志看了个遍。对这个世界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

  到了下班时间,叶凡刚出住院部大楼就看到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郎,娉娉婷婷地走在前面。

  一身咖啡色职业套裙勾勒出她那玲珑有致的娇躯,短短的铅笔裙紧紧地包裹着丰润的臀,崩出一条诱惑无比的曲线。

  黑色丝袜包裹着她的长腿,小腿笔直,大腿浑圆。

  整个人洋溢着一种轻熟女特有的妩媚成熟的味道。

  好美!

  叶凡心中感叹。紧走两步跟了过去,侧目看过去,是谢倩云。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长长的睫毛,白白的小脸,特别迷人。

  “看什么看?想死啊?”谢倩云妖娆的一张脸上,全是怒意。

 文学

第4章食堂有人妖出没

  叶凡皱眉,我是非礼她了还是怎么的?她怎么那么反感我?

  脑海中浮现出有关谢倩云的记忆片段,才弄明白。

  原来,叶凡这家伙原来在医院品德非常恶劣,曾经对谢倩云动手动脚,谢倩云大嘴巴子抽过他,还把这件事告到院长马垂章那里。

  若不是马垂章和叶凡祖父关系莫逆,念着老一辈的情谊给他挡了下来,恐怕他早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唉,这小子之前还真不怎么样?叶凡无奈地揉了揉鼻子。

  见叶凡没有反驳,谢倩云反而诧异了,这小子原来贫嘴的很,都是你说一句,他能反击十句那种啊,今天却跟闷葫芦一样。

  事出反常必为妖,这小子肚子里一定在冒什么坏水。谢倩云提醒自己多多提防叶凡。

  到了食堂,叶凡打了饭菜一边吃饭一边想着心事,就看见谢倩云打了饭菜,找了一张桌子坐定,形单影只地吃饭。

  “叶凡,今天不错,听说你治好了沈美怡。可是为了我们马院长长脸了啊。咱们医院不少医生都在议论你呢。”心脑血管科主任医师李思淼坐在叶凡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李思淼和叶凡一样,毕业于东海医科大学,是院长马垂章的得意门生。和叶凡关系还算不错。

  “李学长,你不知道妙手回春了多少回。我就这一次,比着你是小巫见大巫了。不算什么吧?”叶凡客客气气地说道。

  “小子转性了?不得瑟了……”李思淼笑着说道,忽然,他眉头一皱,定定地看着门口,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又有好戏看了!”

  叶凡顺着他的目光瞧了过去,就见一个打扮非常妖孽的男人走了进来。

  大大的太阳镜遮住了大半边脸,耳朵上打着几个银光闪闪的耳钉,头发挑染成粉红色,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钻戒。

  穿着一条绿色的紧身七分裤,露出一截瘦瘦的小腿,挎着一个大大的红色lv包包,整个人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阴柔的气息。

  是胡凯,副院长胡青云的亲儿子。

  只见他微微一笑,取下眼镜,扭扭嗒嗒地走向谢倩云,说道:“谢姐,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我不接陌生人电话。”谢倩云头也没抬,冷冷地说道。

  “陌生人?谢姐真会开玩笑。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熟人了啊。就差赤诚相见了。”

  胡凯一脸和煦的微笑,只是目光落在谢倩云的黑丝美腿上,眼底深处就露出几点贪婪的光芒:“谢姐赏个脸,陪我吃个午饭怎么样?”

  “你眼神不好使啊?我不正吃着的吗?”

  “唉——,你们医院的伙食太差了。咱们去怡然居饭庄,那里的鲈鱼,特别地道。走吧!”胡凯拉着谢倩云的胳膊说道。

  “放尊重点!别动手动脚!”谢倩云一把甩开他的胳膊,秀眉一挑,冷冷说道。

  胡凯脸色一变,冷厉起来,站起身来,指着谢倩云的鼻子骂道:“臭婊子,别给你脸不要脸!老子请你吃饭是给你面子,你也不看看你那破鞋样儿,以为自己多尊贵呢?”

  谢倩云气得脸色惨白,冷冷说道:“嘴巴干净点。是啊,我是破鞋,我是婊子,那我求求你,别跟着我行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脏事儿。被那个叫什么叶凡的废材睡了,马垂章才给你提个主任医生嘛!我就不明白了,叶凡那个废材玩意有什么好?要能力没能力,要钱没钱,要啥没啥,厚颜无耻的人渣!你咋就那么不要脸,和他搞一起了?”胡凯气得嘴唇直哆嗦。

  是啊,她是传出过绯闻,可是我为何就舍弃不了她呢?她那冷冷清清的眼眸,那妖妖娆娆的身段,是那么的让人沉迷。

  叶凡郁闷了,胡凯你可以打击谢倩云,但是干嘛把我拎出来当靶子啊?我又没招你没惹你的。

  要钱没钱?

  要能力没能力?

  要啥没啥厚颜无耻的人渣?

  “胡凯,我觉得谢倩云说的还真没错,你他妈的嘴巴能不能干净点啊?”叶凡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道。

  “哎呦!护花保镖出现了!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叶家大少啊!我好怕啊!”胡凯做出一副“好怕怕”的表情,鄙夷地说道。

  别人站出来或许他还有点怵了,但是叶凡站出来,他还真不在乎。

  叶凡在仁爱是出了名的废材窝囊废。去年他冲一小护士动手,人家家人杀过来,他吓得跪地求饶。

  在胡凯眼里,色狼也分三六九等的。毫无疑问,叶凡就是最不入流最没出息的那种。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捕风捉影,更要不得。侮辱我这个烂人没关系,别牵扯人家谢倩云。”叶凡面带笑意地逼近胡凯,说道。

  “你们看看,还说我说的话是捕风捉影?他们俩要是没一腿,叶凡他会站出来?现在仁爱真是烂到根子里了。全是靠一身肉博上位啊,某些人这院长当得真是差劲之极啊。谢倩云是不是和院长也有一腿啊?”胡凯一脸愤慨地对周围吃饭的医护人员说道。

  他纨绔不假,但不是傻子,这时候他还没忘记顺带着给院长马垂章抹黑,给自己老爸胡青云加分。

  周围的人群中,不少女人开始窃窃私语。她们嫉妒谢倩云有才有貌,更讨厌她那高高在上对人爱理不理的高傲。

  这时候天时地利人和,不正好落井下石,顺便满足一下无聊的八卦心理?

  杀气!

  叶凡忽然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气,转身就看见谢倩云脸色煞白,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走过去,在谢倩云耳边说道:“别生气,我来收拾他。”

  谢倩云想让胡凯死心,灵机一动,叶凡倒真是个不错的挡箭牌,可以让胡凯这个变态彻底死心。

  想到这里,她双臂一伸,搂住叶凡的腰身,饱满的胸脯贴在叶凡胸前,在叶凡耳朵上轻轻啄了一下,声音娇媚无比呵气如兰地撒娇说道:“老公,你看看,他竟敢公然挖你的墙角,你能放过他吗?”

  老……老公?

  叶凡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白色短袖衬衣包裹下,一对高耸丰盈诱人无比;黑色系带水晶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前凸后翘,玲珑有致。

  短短黑色的窄裙,包裹着她那浑圆挺翘的美好臀部,绷出一条美好圆润的弧线;裙摆之下,黑色丝袜包裹着她修长美腿,浑圆丰润,恐怕会让所有的男性牲口血脉贲张!

  一张白白的俏脸,风情炫目,含情脉脉地看着叶凡,更增几分媚态与风情,只是眼底深处透露出狡黠之色。

  叶凡忍不住苦笑起来,谢倩云可真是精明啊,摆明了让自己当挡箭牌嘛。

  你占我我便宜,我可不能白白吃亏。

  你捉弄我,我也玩玩你。

  想到这里,叶凡咸猪手狠狠地在谢倩云那窄裙包裹着的挺翘臀部上捏了几把,美臀弹软,饱满之极。

  美妙的触感顺着叶凡的指尖传到他的脑袋,让他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面带笑意,叶凡装出含情脉脉的样子,说道:“你放心,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察觉到叶凡那放肆的抚摸,谢倩云心中恼怒,心说真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这个叶凡比那个胡凯的恶劣也是不遑多让。

  但是,为了让胡凯死心,她只能继续把这场戏演到底,却把恼怒埋在心底,依旧面带幸福的微笑,说道:“叶凡,你真好……”只是玉指在叶凡腰身上狠狠地掐了几把……

  看到自己深爱的女人与叶凡这个废材卿卿我我,公然示爱,胡凯气得肺都要炸开了。

  他好像抓到他们有一腿的证据了似的,跟个八婆一样地指指点点说道:“瞧他俩那骚情样儿,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了吧?”

  叶凡走到他跟前,面带笑意地说道:“你真可怜,除了天天在这里八婆,跟个女人似的,你还会什么?我怀疑你的性取向是否正常!或者,本来你就是人妖?”

  叽叽咯咯!

  几个年轻的护士捂着嘴巴发出一阵清脆好听的娇笑。

  仔细打量一下来胡凯,还真是够娘的,耳钉钻戒,画眼影描眉毛,还真像个女孩。

  莫非,他追求谢倩云,只是想和她做姐妹?

  想到这里,她们望向胡凯的眼睛,就暧昧起来。

  这种眼神让胡凯有点抓狂,虽然他装扮有点娘,但是内心很奔放啊,彪悍纯爷们。

  都怪叶凡,他这么一说,那些萝莉小护士轻熟女医生没准真以为自己是个那啥,以后想把他们哄到酒店干点床上运动就难了。

  “我抽死你丫的!”

  想到这里,胡凯怒了,lv包直接扔到地上,一个耳光向叶凡抽了过去

document.write(">>>>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