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二)

《唐人(二)》by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小说作者:画一江水

点击跳转 唐人(一)

09

杀人哪里用得着瘟疫

吕唐打来清水,帮宋运星把头发洗干净。但无论用什么药,宋运星脸上的疤痕却再也消不掉。

宋运星换上长衫,原本脏乱的头发也变得浓密整洁。左手握着纸扇,虽然面容不复当年,但身上出尘的气质却是掩饰不住。

悬道观周围,早已经布满了探子,悬道观内的声响,自然瞒不过他们。

不一会,一队差役围住了悬道观。

为首的人名叫黄杨,三四十岁的样子,鼻子下面两撇短须。

黄杨一脚踢开了大门,木质的门板,经历了无数岁月,哪里还经得住这势大力沉的一脚。

木门断裂的声音响起,只见两扇门板落到地上,扬起漫天灰尘。

悬道观原本是唐人心中的圣地,多少年来,无数人登门,即便是再无礼的无赖,也是规规矩矩地敲响这扇门。

黄杨没有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什么不妥,悬道观声望再高,那也是以前,现在是要被人吐口水的。

从木门倒下的那一瞬间,吕唐的手就已经缩到了袖子里,阴鸷的眼神,看着黄杨踩着木门,走进悬道观中。

吕唐和宋运星坐在院内石凳上,黄杨微微一愣在两人脸上看了看,发现他们的面容很陌生。

黄杨道:“悬道观乃罪孽之地,把他们都带回衙门。”

差役们正要动手,黄杨突然发现,那个手拿折扇的公子有些眼熟。

黄杨大喝道:“宋运星,小心,他是宋运星!”

差役们闻言立即后退,黄杨看着宋运星脸上的伤疤冷笑一声:“医毒双绝的悬道观四先生,竟然把自己弄成了这幅鬼样子,哈哈哈哈!”

宋运星脸上闪过一抹悲伤,吕唐大怒,脚步滑动,袖中长剑犹如灵蛇一般,直取黄杨脖颈。

“小师弟!”

宋运星大喊,吕唐的长剑硬生生地停在了黄杨的脖子上。

黄杨再次大笑:“哈哈哈,原来是悬道观的小孽种,来人,给我将他两人拿下。”

吕唐长剑横在黄杨的脖颈上,黄杨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无视脖子前的铁剑,大声叫喊着让差役们抓人。

吕唐微微有些惊讶,但随即一想,这里是大唐,自然不像域外那些软脚虾。他手腕一抖,长剑顺着黄杨的衣领滑到腰间语气冷冷道:“四师兄不让我杀你,但你破门而入,终究是冲撞了悬道观。所以,就留下你这条腿吧!”

黄杨冷笑两声:“悬道观罪恶之地,莫说冲撞,就是拆了又能如何?十几年前山东瘟疫爆发,十几万人死于非命,杨寻钟炼制瘟疫,自当为大唐所不容。”

黄杨本是山东人士,十几年前,他来到京城,瘟疫暴发之后,他收到乡邻的来信,黄家一十三口全都死于瘟疫。